嗷呜……

叶黄的太太怎么都这么好!想把他们吹到上天(是的上天
不会写文但是会尽力给评论给红心蓝手

求推文(;´༎ຶД༎ຶ`)

被现充虐到……(;´༎ຶД༎ຶ`)
求推弯少天掰直老叶的he文(;´༎ຶД༎ຶ`)(;´༎ຶД༎ຶ`)
爱大家(;´༎ຶД༎ຶ`)

占用tag非常抱歉(;´༎ຶД༎ຶ`)

感觉少天是那种谈了恋爱之后就会很腻人的性格
晚上睡前窝在老叶怀里打游戏
有淡淡的烟味但是很安心 舒服极了就蹭一蹭
时不时抬头要一个亲亲
老叶也会低头亲亲蹭蹭
偶尔少天会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太黏人了
但是太舒服了 就觉得没关系了

两只抱抱熊(=゚ω゚)ノ

老叶是只狐狸,天天是只奶兔子。
大狐狸抓到了奶兔子,捏着后颈提起来,奶兔子边抖边嘟嘟囔囔叫个不停。
大狐狸嫌吵,把奶兔子用大尾巴圈住。奶兔子还在轻轻的抖啊抖,狐狸就伸舌头舔它,舔一下奶兔子抖一下,嘴里嘟囔还没停过。
过了一会儿就变成湿湿软软的奶兔子了( ´ ▽ ` )ノ

Lof什么时候可以改备注!!
每天都要数太太(´;ω;`)

一个狗血的脑洞 下

私设如山 he
写来自己爽 但还是不够爽 不喜勿喷
预警:有酒吞前女友红叶设定

吞哥还是没忘红叶,毕竟他就是冲着红叶考过来的,红叶离开高中之后对晴明有点放手了,和吞哥说在一起试试吧。可能你和我才有缘的。

两个人在一起了以后,牵手在学校走,被前来找吞哥的茨宝遇到了,牵手意味着什么茨宝还是知道的。吞哥很震惊,这次他们正面相对他发现就是茨宝。这边茨宝难过到直接流泪,他不知道自己哭了,他只知道在一起就是结婚就是要过一辈子,他冲上去掏出钱递给吞哥说挚友挚友我把这些都给你,你不要跟她结婚,你跟我结婚好不好?吞哥莫名其妙,他说你冷静点,你怎么在这里?你说什么?茨宝说我来找你啊,我们在一起好不好?过一辈子!我会给你很多很多钱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们一起打架,聊天,我……也可以陪你喝酒!茨宝知道没有钱难受的感觉,觉得钱很了不起,他愿意把一切都给挚友,大概钱其中最好的,他必须这样做下承诺。吞哥目前还是直的,一个他照顾过的小弟突然说喜欢他他也不能理解啊,就对茨宝说,对不起茨木,我不是同性恋,和你在一起聊天打架都很开心,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今天的话我没有听到,你把钱收好,回去好好过日子吧。转头走了。

同性恋?茨宝不懂,他只是喜欢挚友,他不知道为什么挚友不接受他。他有一捧真心,只要挚友肯,他就愿意剖给他看……挚友现在还不接受他,一定是因为他不强大,他要变得值得依靠,不是挚友的挂累,挚友一定会发现那个女人不值得挚友托付一生!

吞哥确实没和红叶处几天,他们性格都比较强势又很执着,和平分手。这时,茨宝已经在四处寻找工作,他渐渐适应了独臂,并学会了独臂打架,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当上了保安。

吞哥恰巧是专业最后一人,和另一个专业的人一起住宿舍,作息不同,吞哥就搬出去住,就在茨宝那个小区租了间房,茨宝发现挚友突然入住,非常高兴,吞哥有点尴尬,但还是来打招呼,动作间这才发现茨宝右手有问题,茨宝说自己不够强,没打过吞哥的手下败将,吞哥瞬间明白是有人报复,心里记下了。茨宝见红叶不在,问吞哥,吞哥尴尬说分手了,茨宝说,太好了,她根本不适合挚友!挚友,我真的很喜欢你啊!拼命表白,吞哥赶紧让打住,茨宝又想要给钱,吞哥赶紧拒绝,说你来找我,我很感动,但我还是不能接受男生。茨宝沉默了一会儿,说没关系,是我不够强大!我会努力做到能与挚友并肩的!吞哥心里真的感动,摸摸茨宝的头,说不,你一直很好,你会遇到更好的。茨宝委屈说,你就是最好的。吞哥不知道回什么,沉默一会儿说了再见。

吞哥这学期的课并不多,出入小区比较频繁,茨宝无处可去,一直在值班室,总能遇到。知道了茨宝的感情之后换了一种心态慢慢接触下来,吞哥发现茨宝真的很可爱,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值班很辛苦不会抱怨,黑眼圈很重但就是精神奕奕的样子,就像当时拾荒吃不饱穿不暖也从不抱怨,没提过自己断臂的苦楚,遇到吞哥只是先吹一波,再表白,感情非常纯粹,从来没有像吞哥索取什么,只是将自己的心一遍又一遍的表白,看着你的时候,总像是会冒出无数星星砸向你。吞哥突然发现自己在追求红叶的同时,忽略了多么美好真挚的感情,自己或许有些武断,有些事不是那么绝对,他从来不是死板的人,为什么要框住自己,放弃这样一个可爱的人?

有了这样一个苗头,吞哥就有了一些行动。他从见到茨宝就知道他在这城市不会有地方住,但在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前,他不会让茨宝住进他的房间,他不会给他多余的希望。但是现在不同了,他邀请茨宝去家里住。茨宝高兴到有点懵,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带到了门口,进屋的时候束手束脚,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尴尬站在玄关位置,吞哥给他拿了鞋让他穿着进,他说不行我会弄脏的,吞哥二话不说弯腰给他脱鞋穿鞋了,茨宝感动的差点要哭,进了屋这怕那怕的,吞哥一着急,说不住就出去,茨宝赶紧跑出去,吞哥直接给拖回来,哭笑不得说对不起我是太着急了,你随便怎么弄这个屋子,我都不嫌弃你,不会再骂你凶你的。茨宝搂住吞哥的脖子流眼泪,说挚友对他真的太好了,挚友天下第一好。吞哥拍着他的背更哭笑不得了,并且还想完了我觉得他更可爱了并且觉得他抱的很舒服我大概彻底弯了。

开始同居之后吞哥和茨宝聊一些以前的事,很多事茨宝不说全,都是他自己想到的,比如茨宝说他听说了挚友的消息马上来找他,吞哥就开始想他会去哪里打听消息又是坐了多久的火车才来到这里找到他;比如茨宝说他在便利店做了一年的活老板人很好,多给了工资,他才知道茨木给他的钱是他所有的资产了。有些事茨宝不会提,他开始慢慢回想,发现了一些端倪,为什么每次翘课茨木都在,为什么茨木从白天到黑夜都跟他在一起,第二天桥下仍能多出一些垃圾,一些事情不是他没注意到,只是忽略不深究。仔细想来就会发现茨木对他的情感早就显露无疑,从始至终,不曾变过。所以吞哥对茨宝说,在一起吧,跟你一辈子。他知道这不是试试看,是确定的。茨宝释放一样的崩溃大哭,哭着大声应好。吞哥瞬间抱住他,心想这个傻子实在受了太多苦,一定要好好陪他。

茨宝身上有一些幼年留下的伤痕,吞哥一一给他舔过。搂紧茨宝说当年打了你对不起,茨宝说没事的挚友切磋武艺难免的!茨宝其实还不怎么适应独臂,穿衣服,挤牙膏刷牙,拧毛巾,都不利索,不会做饭炒菜,穿鞋也穿不好,前一段日子真的过的乱七八糟,吞哥心疼的不行,事事帮一半,共同完成成了习惯。

茨宝一直希望能和挚友住在一个房子里,给挚友一切他能给的,陪他聊天打架甚至喝酒。当初表白的话,吞哥其实是记下了,他开始回报这个纯粹直率的傻子,回报他一切他能给的,陪他聊天打架,他不喜欢喝酒就不喝了,给他一个房子。

给他一个家。

一个狗血的脑洞 上

如果是现代位面 我觉得酒茨的故事大概是这样
(私设白发是极罕见病症 不被人理解)

预警:有吞哥喜欢过红叶情节 !
不喜勿喷

茨宝是有父母的,家境普通,出生几日就因为白发被丢弃,觉得他是畸形,没有给他任何东西。福利院收养几年,因为白发被认为是怪物,被所有孩子孤立,小孩子的恶意往往最恐怖,被泼水被掐胳膊掐腿都有,身上全是伤。人太多了茨宝反抗也没有,会被按着欺负的更厉害。茨宝不会说甜话讨喜,因为没人教过他,闷闷的总是自己坐在那里不讲话,福利院的阿姨就也不太喜欢他,茨宝每次被打被掐就不说话,换衣服德时候会指给阿姨看,阿姨看到了也懒得说。头发很快就长了,乱蓬蓬一团,经常被揪着,有一次揪痛了还手的时候被阿姨看到,告诉院长,匆忙赶紧送给一个人家。这个家庭也是普通,很想要一个孩子,虽然看到白发就有点丧,但也不讨厌这个孩子,让他帮着自家的理发店做事,接下来就和原作一样,因为舔血被赶走。这个人家给了茨宝一点钱,让他离开这座城市,茨宝就到了另一个城市。这时候茨宝14岁。

茨宝不知道他能干什么,普通理发店不要他(是的还是因为白发……),就开始拾荒。因为早年的经历茨宝发育不良,身板很小,睡在桥下,刚开始吃穿用度都是拾荒捡来的,后来渐渐攒了点钱,吃上了路边小摊的东西。每天观察行人,和路边小摊的老板说说话,逐渐懂了一些人情世故。有一次,在桥下睡觉时听到河边有人在打架,茨宝探头,发现是多对一,吞哥一人被围着,他想到了自己,觉得吞哥肯定会被揍呀!但是吞哥不,吞哥一人干翻了围着他的人,茨宝就惊了!这人好厉害!原来这才是我应该追求的人,我要成为这样厉害的英雄,就不会受欺负了!茨宝冲上去猛吹吞哥,吞哥一脸莫名其妙。
这时候得说一下吞哥,家庭情况中偏上,刚刚高一的男同学,脑子好使但不爱学习,课有上但是经常不写作业,喜欢打架并且很会打架,因此被学校处分过,处分之后反而打得更经常了。

说回现在,茨宝吹完吞哥,表达的中心思想是:我也要成为像你一样厉害的人!吞哥虽然莫名其妙但是觉得这个小子挺有趣的,就说那你和我学打架吧。茨宝特别开心说好啊好啊,想了想路边摊老板告诉他的,就说,我叫你挚友可以吗?茨宝看来挚友是对世界上最好的人的称呼。吞哥无所谓,就应了。

这之后茨宝就跟吞哥学打架了,吞哥大部分是放学后来找他,偶尔翘课来,茨宝开心的不行。吞哥知道茨宝在拾荒的时候,就会带一些吃的给他,说是自己剩的,茨宝感动的不行,也因此拾荒的时间变少了。两人交谈的时候吞哥也会教茨宝一些别的,常识之类的,茨宝就发现吞哥人看着狠,说话也粗,但其实很多时候也会很温柔,头脑很好,做事认真,越来越觉得这个人真是太好了!这时候茨宝已经喜欢上吞哥但是他不知道,他觉得挚友果然没有叫错他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渐渐茨宝越来越会打架了,吞哥被人找茬就会带茨宝一起去打架,简直称霸这个地界(...) 大家都知道吞哥现在有个小跟班了。茨宝过的很开心,越来越喜欢吞哥,开始有点察觉自己的感情,因为从小没有太多感情的体会,就没什么男女性别差异的体会,男男也没有关系啊,很欣然的接受了自己的感情,感情的表达就是吹吞哥。吞哥目前的感情还只是兄弟啦,觉得茨宝这个小弟性格挺好的,就想着能帮就帮一下,两个人相处也蛮愉快的。

可是,到了高三学期初的时候,来了一个转学生,叫红叶,长得好看,成绩也好,听说舞蹈也很好,女神啊,吞哥就一见钟情了。奈何红叶喜欢老师晴明,吞哥就被拒绝了。然而吞哥没放弃!想方设法继续追,忙着追求红叶的吞哥去见茨宝的次数就少了,打架的次数也变少了。茨宝原先因为吞哥可能会翘课来,所以差不多凌晨去拾荒,其他时间都在桥下等吞哥。茨宝见到吞哥问吞哥为什么来的少了是有什么事吗,吞哥想你还小哪里懂,就不说,茨宝问了几次吞哥都不答也就不再问了。这之后,每次见到吞哥,吞哥都有点苦恼地蹙眉,茨宝看得出吞哥在恼,但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就开始吹,吞哥恼的时候有点失控,就有点凶,喊茨宝闭嘴不要再说了。茨宝第一次看吞哥凶他有点懵,赶紧想能让吞哥消气重新开心的方法,他就想到每次吞哥打赢架就很开心很痛快的模样,就说挚友我们来打一架吧!吞哥正烦恼,挥挥手让他边上玩儿去了。茨宝也不肯,就一直说想跟挚友打一架。吞哥心想果然是小屁孩就走了,找了个酒吧喝酒消愁去了,茨宝跟上去看到了。路边摊老板说酒不是什么好东西,茨宝就上去劝,这回吞哥真的有点生气觉得他烦,骂了几句重的让茨宝走了。茨宝心里又担心又着急,偷偷跟着吞哥怕吞哥遇到事情,在吞哥家小区门口因为衣服破破烂烂一看就不是住户被保安拦下了,就翻墙进去守在了吞哥楼下。茨宝就想,一定是学校出了什么事情让吞哥这样烦恼,决定明天跟到学校看。

茨宝跟吞哥跟到学校,蹲在校门口就守到了放学。正巧看到吞哥又被红叶拒绝(...) 看到吞哥被拒绝茨宝第一反应就是吞哥这么好为什么会拒绝他!就很生气冲进去吹了一遍吞哥并且让红叶道歉,不然就打一架吧!前面说过了茨宝没有什么性别差异的体会,并且觉得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于是就有了打架的言论。吞哥听了就火大了,你是我兄弟你还要打我看上的女人?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就骂了茨宝,按着茨宝的头给红叶道歉了之后就把茨宝拎到了河边,把书包扔一边说你不是想打架吗?来啊!茨宝想太好了挚友终于恢复了!于是两人就打了一架,吞哥正火大当然下了狠手,茨宝就被打到身上青肿了几大块,茨宝边打还边吹吞哥,吞哥把他打趴下,觉得茨宝也不是真心想跟自己打架,没意思,还觉得茨宝果然什么也不懂,最近在一起呆着也不怎么开心,就跟茨宝说自己这一段时间很忙,应该不会来找他了。茨宝不晓得这一段时间是多久,就问,吞哥不回答,茨宝就说没事,我会一直在这里等挚友过来的!吞哥摆摆手走了。

茨宝继续凌晨拾荒,白天晚上都在等吞哥,晚上还是会睡,但是睡的很浅,听到脚步声都以为是吞哥会惊醒,但总是很失望。不过还是觉得吞哥一定会回来找他一起打架聊天的!原先茨宝因为有吞哥接济健康成长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开始靠拾荒来的钱渡日,整个人还是很瘦。

再说回吞哥,吞哥说他这段时间忙也确实,红叶拒绝了他他也不气馁,听说了红叶的志愿学校,觉得自己要好好学习了,毕竟高三了,于是这一年也真的在好好学习。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没见吞哥了,茨宝真的想吞哥想的不行了,就偷偷跑到学校去见吞哥,跟着吞哥身后回了家,每天都偷偷跟着,发现吞哥不打架了,在好好学习,明明之前听吞哥说自己不喜欢学习,不是很理解,但是觉得挚友做什么都是好的!在和路边摊老板聊天的时候问了老板为什么要学习,听说了高考完了要上大学的事情,就明白了,觉得挚友太厉害了,我更不能打扰挚友了,就回去拾荒了。

茨宝一直没找过工作就是因为头发,幼年的不幸都是因为头发所以他觉得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拾荒也挺好的,不想再变。但是,路边摊老板告诉他,上大学要好多钱,茨宝想起挚友一直给他带吃的,就想努力挣钱给挚友上大学,还在想,我喜欢挚友,以后要买一个房子,和挚友一起住!

于是茨宝开始找工作,他自己把长发剪了,用米白色的头巾包起来,开始找工作,最后在一个小便利店找到了工作,老板人很好不介意他的头发,但是茨宝觉得可能会吓到客户就天天包着头巾。

茨宝没上过学,不会写字,拜托老板给他写了一张纸条用石头压在桥下,让吞哥想找他就来某便利店,就在桥边上不远。然而吞哥还是一次都没来过,茨宝心里也没觉得很难过,他想着赚钱了之后再见到吞哥给他一个惊喜也很好!

又过了大半年,这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便利店来了一群混混,说要找茨宝,原来是吞哥的手下败将,打不过吞哥,现在也找不到吞哥,就打听到了茨宝工作的便利店来找茬。茨宝就跟老板说有点事请一晚上的假,他们就跟茨宝到了一个僻静小巷打了一架,一个个的带棍带棒还人多势众,茨宝为了攒钱省吃俭用睡眠也不足就没力气,被打折了右手手臂,疼到晕过去,混混一看人晕了有点怕都跑了,茨宝第二天才被路人发现,送到医院胳膊也已经废了。

说到吞哥这里,吞哥考的不错,录取之后也确实跟红叶在一个学校,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他还是很舍不得这个兄弟的,就来找他,刚好就是今晚,他去便利店,没找到人,老板说茨宝请假了,吞哥向老板打听了茨宝的境况,看茨宝不拾荒了开始有了正经工作也很高兴,没见到面很可惜但还是走了,让老板给茨宝说注意身体,多保重。

然而这时候,茨宝躺在医院很难过,本来他的头发就让他很难找到工作了,现在断臂让他更艰难了,便利店也不能干了,独臂哪里还能工作,只会给老板添麻烦。出了医院茨宝就回去辞职,老板人再好也是理性的,不挽留茨宝,但给了他多三个月的工资,还告诉茨宝吞哥来过了,转告了吞哥的话,茨宝听了瞬间高兴,乐呵呵的说我去找挚友去!转念一想,不行,我现在日常生活都料理不好,不能打架了,怎么有脸见挚友!正在纠结着,老板说,你挚友走了呀,你怎么见?茨宝不懂,老板接着说,你挚友说自己要去其他城市上大学了,你见不到他了吧,说不定之后他就会留在那里发展。茨宝听了心里剧痛,一想到会见不到吞哥他就难过得要死掉,比断臂难过一万倍。茨宝拼命打听吞哥的大学,跟学校的保安磨了很久很久才托他问到那个茨宝嘴里红发英俊的高大男生去了哪个城市的大学,茨宝二话不说买了火车票追过去。

到了另一个城市,这个城市跟原先不同,是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茨宝开始向人打听大学的位置,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到了学校,茨宝就在学校里找,急的团团转,没想到在路上撞见了吞哥,简直不能更幸运,但是吞哥被一群男生女生围着,大学嘛,吞哥又长得好,就聚在一起聊天,茨宝看了一眼他们再看了一眼脏兮兮还是独臂的自己,下意识躲开了,偷偷看吞哥,吞哥注意到他,觉得背影有点像茨宝,但是他不是短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就没多想。

茨宝见到吞哥松了一口气,已经是晚上了,就在学校旁边找地方睡觉,找到一个废弃的商场店面,偷偷睡在里面。其实断了手臂之后很多事情他还不适应,但是他也不苦恼,没什么比见到挚友更开心的了,他想,原来喜欢是这样,我太喜欢挚友了,光是想着能每天见到挚友,就很高兴,心里有什么东西满到要溢出来,什么都不怕的,只要有挚友陪着我!他想明天见到挚友,把在便利店领到的工资给他,这样想着,他就睡着了。



天天天天快乐!!爱你!!

爱你呀,少天儿💙
大宝贝儿💙